印尼教育与文化部长 – NADIEM MAKARIM

印尼网约车公司Gojek创办人纳典•马卡林 (Nadiem Makarim) 在已公布内阁新部长名单担任新届教育与文化部长。

佐科威公布新部长时曾发言,印尼接下来将在人力资源发展方面做出重大突破,培养准备工作的人力资源,并将教育与产业联系结合。纳典接受担任部长的邀请,并辞去Gojek公司的高层职位。

纳典表示对印尼总统所给的责任有信心,他在GoJek公司不再有任何职位和权力。与此同时,Gojek公司事务总监尼拉·玛瑞塔(Nila Marita)也证实了纳典的离职。GoJek集团的总裁安德里·索利斯托(Andre Soelistyo)也取代纳典的职位,并与联合创始人凯文·阿鲁维 (Kevin Aluwi)分担经营公司的责任。

在2006年,纳典在麦肯锡公司(McKinsey and Company)曾担任管理顾问,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他从2011年以来开发网约车公司Gojek。这家初创公司成功从独角兽(Unicorn)升级到十角兽公司(Decacorn),成为印尼第一家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数字公司。

对于印尼教育和文化部,纳典可说是将传统的东西给现代化。教育与文化部正在与Netflix合作,以支持印尼电影院制定一项计划,以提高印尼电影制片人的技能。纳典表示,Netflix投资了100万美元(140亿印尼盾)来提高印度尼西亚电影资源的创造力,包括通过好莱坞的“电影放映”计划。

Netflix将为从印度尼西亚到好莱坞的15位精选编剧进行培训。编剧将被邀请与Netflix的创意团队和全球创意社区的成员会面,以学习如何创建对全球感兴趣的本地内容。

教育和文化部和Netflix还将在印度尼西亚与100名编剧一起举办研讨会,并将邀请专家和合作伙伴分享有关故事发展,剧本编写和后期制作培训的知识。与Netflix合作,通过针对好莱坞的培训计划,研讨会和短片竞赛来发展印尼电影制作人的能力。

他们也计划将举行一场以Pancasila(班查希拉)原则为主题的针对参加者的短片制作比赛。获奖者将获得60万美元的生产基金。 Netflix还将与家庭在线安全协会一起举办在线安全培训计划,并举办研讨会,以促进创意产业的治理。

这种伙伴关系是一项旨在展示印泥人力资源优势的创新文化计划的第一步。Netflix亚太区董事总经理Kuek Yu-Chuang希望学员们制作的故事将采用一种印尼独特的主题,并在世界范围内吸引观众注意力。印尼的文化艺术本就能够创作很多创意,希望与政府合作可以提高更广泛的创意产业。

印度尼西亚电影制片人协会(APROFI)的代表Sheila Timothy欢迎教育和文化部与Netflix在提高电影制片人(尤其是编剧)的质量方面的合作。

纳典本人声称也是Netflix的观众。因为越来越多的印尼内容进入了流媒体服务提供商。他在教育和文化部合作伙伴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非常喜欢Netflix,并且很高兴看到印尼内容在Netflix上映的数量越来越多。

Netflix的全球发行是一种在世界舞台上展示印尼电影及其文化的方式。纳典也表示,电影是文化外交的工具之一, 若想展示自己的能力,展示文化之美,才华,那没有比电影更快的方法了。

可以在流媒体服务上观看的一些印度尼西亚电影包括”Aruna dan Lidahnya”, “Sebelum Iblis Menjemput”, “Ada Apa Dengan Cinta?”, “Cek Toko Sebelah”及”The Raid”, 还有与Timo Tjahjanto导演合作制作的 “The Night Comes for Us”,算是印尼的第一部Netflix原创电影。

Netflix亚太区董事总经理Kuek Yu-Chuang表示,“The Night Comes for Us”除了是印尼首部原创Netflix电影,也是亚洲首批Netflix原创内容之一。他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印尼创意产业内容走向全球。他也希望与教育和文化部在编剧培训方面的合作能够多制作出印尼故事,并受到全球观众的青睐。

说到印尼群岛的多元文化, 纳典曾说过,印尼文化深受中国文化影响。印尼与中国历史上关系密切,印尼民族的几乎所有文化,都能看见或感觉到里头中国文化的精髓。

今年在雅加达教育与文化部大楼举行的农历2571年春节庆祝活动上,在上百名华人面前表示,印尼文化的各个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不受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影响的,就如印尼国民食物如面条和小吃,以及传统衣服名为Koko服装(印尼穆斯林传统服装)。

印尼孔教最高理事会总主席陈清明(Budi Santoso)出席了活动。其时,也是Go-Jek前首席执行官的纳典到达教育与文化部A楼Insan Berprestasi广场时,受到了舞狮表演的欢迎。

纳典表示,甚至中国人也参与印尼争取独立的斗争,这也是印尼特有的一件事。教育与文化部大张旗鼓地举行农历新年庆祝活动,出于希望来自各个宗教和族群的印尼人民跟着庆祝这个节日。

关于各种各样的节日,教育与文化部希望全体印尼人民从现在开始都跟着庆祝,因为大家都是印尼的一部分。除了舞狮表演外,中国武术和舞蹈表演也为农历2571年春节庆祝活动增添了色彩。

2019年,印尼是挺住了。就融资数而言,市场依旧保持乐观。据 Daily Social 报道,截至2019年12月18日,印尼的初创企业及其投资人至少宣布完成了110笔融资,约为2018年的两倍。其中,60笔披露了具体金额的投资,共筹得29.5亿+美元。

金融领域的融资交易数量位居榜首,共计23笔。SaaS 领域完成9笔,电子商务和物流行业则各完成8笔。

sumber foto : Nadiem Makarim,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JEK, Indonesia capture during the session: Accelerating Inequality Reduction at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on ASEAN 2018 in Ha Noi, Viet Nam, September 12, 2018. Copyright by World Economic Forum / Sikarin Thanachaiary

 

2019年的“融资之最”由 Gojek 摘得。据报道,东南亚超级应用 Gojek 正在进行 F 轮融资,预计将从腾讯、京东、Google 和 Cool Japan Fund 等现有投资方筹集超过20亿美元。其 Co-CEO Andre Soelistyo 称,计划在今年1月完成本轮融资。

有公司选择在临近年关之时抛下“重磅炸弹”。12月,教育科技初创公司 Ruangguru 创下第二大融资交易纪录,共募集到1.5亿美元,数字信用卡平台 Kredivo 以9000万美元的融资额挤入前三。

其他规模较大的融资交易还包括:健康科技初创公司 Halodoc 在3月筹集到 6500 万美元,电商独角兽 Bukalapak 在1月获得5000万美元。

这一年,印尼本地风投共完成14笔退出。MDI Ventures 以3笔收购和2起 IPO 名列前茅,East Ventures 和 Alpha JWC 紧随其后,分别完成了3笔和2笔收购。2019年成功退出的初创公司包括:婚礼平台 BrideStory 被 Tokopedia 买下,农业科技初创公司 Limakilo 被 Warung Pintar 收购,分类信息网站 Jualo 则被汽车在线市场 Carro 收入麾下。

屡上头条的独角兽俱乐部,回顾2019年,印尼独角兽俱乐部的关键词包括“换帅”、“ IPO ”、“战略调整”和“疑云”。

去年12月,Bukalapak 也意外宣布,联合创始人 Achmad Zaky 将卸任 CEO 一职,交棒于金融家 Rachmat Kaimuddin。Zaky 会继续担任顾问和科技创业公司导师,也将出任即将成立的 Achmad Zaky 基金会主席。

Bukalapak 在9月也登上过新闻头条。据报道,该公司当时解雇了大约10%的员工,称那是公司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要之举”。Bukalapak 不久后宣布,2019年上半年毛利润增长三倍

印尼本地电商巨头 Tokopedia 则选择引入新血液,2019年初,该公司聘请了前财政部长、印尼中央银行行长 Agus Martowardojo 出任董事会监事长。

Tokopedia 首席执行官 William Tanuwidjaja 宣布,公司计划未来几年内两地上市,也让该公司再次登上头条。据报道,Tokopedia 曾于11月商洽,打算在 IPO 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中筹集15亿美元。这笔交易预计将在今年第一季度内完成。

据报道,印尼旅游独角兽公司 Traveloka 也正在洽谈筹集5亿美元,届时公司估值将达到45亿美元。这一猜测在7月首次出现,但至今仍未落实。该公司在2019年4月完成了4.2亿美元的最近一次融资,由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 GIC 领投。

11月,Traveloka 联合创始人、CEO Ferry Unardi 在接受 Bloomberg Video 采访时表示,公司也在考虑于未来两三年内上市。此外,Traveloka 还进行了两项投资:6月,该公司领投新加坡会展技术初创企业 PouchNation,并参与了越南 POS 系统软件供应商 KiotViet 600万美元的 A 轮融资。

对于 Gojek 的公关团队来说,2019年是非常忙碌的一年。更换领导层后,公司不仅每个月都受到媒体的穷追猛打,外界猜测也层出不穷。

8月,传 Gojek 准备收购移动 POS 系统初创公司 Moka 。这一消息颇令人意外——在初创公司中,Moka 发展较为迅速,且拥有来自 East Ventures 、Sequoia Capital 和 Northstar Group 等知名投资方的 4000 万美元投资。

尽管两家公司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并购相关的消息一直不断传出。据知情人士透露,Gojek 将在今年年初完成并购,交易价值预计超过1.2亿美元。

11月,又有惊人头条爆出 Gojek 有意剥离金融部门 Go-Finance,成立名为 Digital Katalis(简称 Dkatalis)的独立实体。

随后,资深银行家、印尼私营银行 BTPN 董事 Jerry Ng 和 Northstar Group 联合创始人 Patrick Waluyo 收购了印尼 Artos 银行,而 Northstar Group 是 Gojek 的早期投资者。KrASIA 曾报道,根据印尼证券交易所披露的信息,这笔收购案已于

12月26日

正式敲定。

尽管 Artos 银行的公开文件否认与 Gojek 有任何联系或合作,但此次收购进一步加深了外界对于 Gojek 会推出金融服务的猜测。

Gojek 的主要竞争对手 Grab 已经在这一领域抢先一步,目前正在向新加坡申请银行牌照。东南亚约有4亿无银行账户人口,对 Gojek 和 Grab 而言,在追求可持续发展和盈利的道路上,数字金融服务可谓至关重要。

当盈利状况存在风险时,任何一家公司似乎都会大刀阔斧的改革。尽管 Gojek 没有像 Bukalapak 那样高调裁员,但由于业务表现不佳,该公司决定在年底前两周关闭了 GoLife 的大部分服务,只保留 GoClean 和 GoMassage 。这两项服务占 GoLife app 订单额的90%以上。有分析师表示,这是 Gojek 力争实现盈利的正确举措。

OVO 跻身独角兽去年10月,时任 IT 部长 Rudiantara 宣布,数字支付平台 OVO 正式成为该国第五家独角兽公司。仅一天后,OVO 首席执行官 Jason Thompson 就证实了这一消息。

OVO 正式成立于2017年,是印尼 Lippo Group 的子公司。和 Gojek 一样,OVO 也在2019年贡献了不少热门新闻。

虽然 OVO 凭借各类新型金融服务正在快速成长,但有传言称,OVO 将与竞争对手、获阿里巴巴支持的电子钱包 Dana 进行合并。

OVO 和 Dana 分别是印尼第二和第三大最受欢迎的移动钱包,仅次于 Gojek 旗下的 GoPay 。如果两家合并,可能将更能有实力撼动 GoPay 在印尼数十亿美元在线支付市场的霸主地位。两家公司对这一推测均保持沉默,但分析师预测 2020 年会有更多科技公司进行整合。

独角兽 ≠ 可持续性 ≠ 未来一定盈利,Lippo Group 创始人 Mocthar Riady 也是这样想的。Lippo 在雅加达举行的 2019 年印尼数字大会上透露,由于 OVO 支出庞大,Lippo 已经出售了其 70% 的股份。

据当地媒体报道,Lippo每月会为 OVO 注入5000万美元。尽管 OVO 否认了 Riady 的说法和亏损额,但 OVO 似乎也认为,烧钱策略可能会在未来带来麻烦。Thompson 在接受 KrASIA 独家采访时表示,作为公司可持续发展和盈利策略的一部分,公司在2020年将大幅减少返现和促销活动。

科技企业家的社会影响力,4月全国大选结束,总统 Joko Widodo 连任成功,出任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任期。Widodo 政府向来热衷支持发展印尼数字产业,为此还请来科技、创投企业家担任政府官员。

除 Gojek 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 Nadiem Makariem 被任命为教育与文化部长外,教育科技初创公司 Ruangguru 首席执行官 Belva Devara、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Amartha 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Andi Taufan 以及五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年轻专业人士都成为了总统专职人员。

印尼总统 Widodo 与千禧一代关系密切,人尽皆知

但是,任命 Nadiem Makarim 作为政府官员,仍被视为政府出现的一次令人惊讶的新转折。虽然许多人相信 Makarim 能够在教育领域做出突破创新,但也有人怀疑,他能否解决该领域的官僚陋习。

Makarim 很快就用他的政策让公众眼前一亮。去年12月,Makarim 宣布,将在2021年之前终止印尼国家考试。

因为三、四天的考试往往一考定终生,印尼学生长期以来都对国家考试感到恐惧。据教育部网站资料显示,政府引入了最低能力评估和品格调查作为替代,主要测试学生的语言能力和数学能力,此外也会加强品格教育,希望透过此举鼓励教师和学校提升教育质量。

虽然这一决定受到众多学生支持,但也引起了不少争议,特别是政府反对党的意见颇大。不过,这一大胆之举也证明,纳典并不畏惧在教育领域制造“颠覆”,正与 Gojek 之于出行一般。

除了 纳典,人们同样期待被任命为总统专职工作人员的 Belva Devara 和 Andi Taufan 也能提供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新想法,支持国家科技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