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萧遥法外之 神智健全时该做的准备 (上)

前导游杨寅事件在新加 坡受到各界的关注。尤 其是富孀钟氏通过持久 授权书(Lasting Power of Attorney)授权杨寅掌 管她约四千万財產的法 律监护权的民事诉讼更 是焦点。这起事件已掀 开了法律程序的序幕, 在这里就不便多言。然 而,这个事件所产生的 一系列法律问题还是值 得探讨的。譬如说,什 么是持久授权书?它的用途是什么?哪些人应 该办?什么时候办?何 谓神智不健全?等等的 课题都是我们应该关注 的。怎么说呢? 常言道,生老病死乃是 人生必经之路。我们总 有一天会老,精神智能 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 退化。在我们当中,有 一些朋友会甚至变成‘六 亲不认’,以致无法正常 的生活人的例证比比皆 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利益与资产该如何 受到保护和妥善的处理 呢?他们的医疗护理等 生活起居的问题又该如 何安排? 由谁来照顾他 们呢? 就拿钟氏来说, 丈夫先她而去,夫妇俩 又膝下无子女,外加她 又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这么一来如果事先没有 把事情交待好,一旦她 完全失去了精神智能, 可想而知麻烦就大了。 根据我国精神智能法,

177A章第十一条文 (Mental Capacity Act, Cap. 177A Section 11; 简称 MCA),任何 人都可以在医生证明神 智健全的情况下以授权 人(Donor)的身份通过持 久授权书(简称 LPA)授 权一名或多位获授权人 (Donee)在当授权人神 智不健全后代授权人掌 管与处理授权人的自身 福利、资产以及事务。 如此重大的法律监护权 力一旦落在不称职的人 的手上时,后果是不堪 设想的。 因此,MCA第十二条文 (Section 12)有明文委任 获授权人的条件。这包 括获授权人必须已年满 二十一岁,同时也不是 未获解除破产的人。而 第十三条文(Section 13) 列出了获授权人权利的 限制。譬如说,第十三 条(一)分点(Section 13[1])限定获授权人只能 在授权人被证明或获授 权人有合理的原因相信 授权人的神智不健全的 情况下,执行 LPA里的 监护权利。另外,根据 第十五条(5b)分点 (Section 15[5b])获授权 人是无权限制授权人的 行动的。然而,最重要 的条文应该是第六条 (Section 6),既是获授 权人必须一切以授权人 最高的福利(Best Interest)的理念来执行 LPA里的权利。那,问 题来了。如果获授权人 不称职的话,授权人是 否能撤除授予获授权人 的法律监护权利呢? MCA第十五条(二)分点 (Section 15[2])里提到授 权人如果在被证明神智 健全的情况下,随时都 可以撤除授予获授权人 的 LPA。同时,如果授 权人被判穷籍的话, LPA里所规定有关授权 人资产和事务方面的权 利将自动失去法律效 应。然而,有关授权人 自身福利的权利仍然是 有效的。同样的,如果 获授权人被判破产的 话,有关授权人资产和 事务方面的权利将自动 失去法律效应。不过, 有关授权人的福利等方 面的权利仍然保持有 效。那在什么情况下一 个人的神智是被视为不 健全的呢?

根据 Re BKR [2013] 4 SLR 1257高等法院的 判决,一个人的神智是 否健全,法律的鉴定以 MCA第四和第五的条文 为依据。第四条(一)分 点(Section 4[1])明言神 智健全的测试分两个步 骤。第一个部分是智能 的验证。就是,查验当 事人是否有能力做出对自己有关事务的决定。 第二个部分涉及到临床 医学的测验。针对有关 当事人智能的无能是否 是基于智能上的残疾、 神智或头脑功能的损伤 做出评估。简单的说, 如果一个人当他无法(a) 理解、(b)保留讯息、(c) 权衡利益关系以及(d)表 达意念的话,根据 MCA 的第五条(一)分点 (Section 5[1]),在法律的 眼里他的神智是被视为 缺乏智能的(lacked mental capacity). 既 是,不健全的。 以上所述的情况是一个 神智健全的人在健康壮 年时或许应该考虑的安 排。然而,世间的事往 往是事先无法预料到 的。俗语说天有不测风 云,人有旦夕祸福就是 这个道理。万一在他还 没安排妥善前,因为事 故或患病的原因而失去 智能呢?或者是这个人 天生患有精神上的残 疾,那又该如何是好? 我们下回分解。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