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通关为何不易? 再难的路也有人走出坦途(上)

笔者在印尼,说起中国的年关,不禁想到了印尼的海关,相比之下,更难应付。这两者看似不搭界,其实在时间上是有关联的。 通常情况下,每年12月到来年3月,都会遇到印度尼西亚进口货物的“红灯期”,海关加倍严查,手续繁杂,外贸商家烦恼不已;费用飙升,通关日期拖延不定,货主企业叫苦不迭。 何为清关? 清关即结关,习惯上又称通关,是指进口货物、出口货物和转运货物,进入一国海关或国境必须向海关申报,办理海关规定的各项手续,履行各项法规规定的义务,然后把货提出来交给客户。 假如把海关比做一把锁或一只鸟,那么清关公司,正是专门开锁的钥匙和打鸟的弹子。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十多年前,自己曾经被印尼海关搞到狼狈不堪的一段经历。 那是2006年,我为雅加达某位华商老板写好一本传记,即在深圳一家印务公司印了3000本。当时深圳的印刷市场蓬勃兴旺,图书印刷又快又好,同样一本书,在深圳印好再运到印尼,仍然比在印尼本地便宜三分之一。 书做好之后,我不知深浅,把其中1000本传记交给国内公家的海运公司寄来印尼,运费很便宜。 不料,等我直接拿着提货单到雅加达港口提货时,才发现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海关说,图书乃文化产品,你老兄需要先去印尼文化部办一张进口批文再来理论。 可怜我那时人地两生,语言不通,哪有本事弄那批文! 我租住的小区有一热心大哥,经介绍认识了附近一华人小伙,中文娴熟,人很机灵。小伙说他在海关有朋友,可以想办法帮忙领货。我也是病急乱投医,马上拿出两千块钱叫他前往海关打点,可是十多天过去,也无进展。 小伙告诉我,海关要补税罚款,全部加起来得三千五百万印尼盾(按当时汇率相当于三万五人民币),我一听头就大了,在深圳印3000本书总共才四万不到,寄了1000本过来,单单提货就三万五,这书还怎么领呢! 没奈何,只能自认倒霉,被迫放弃,这一千本传记到现在也没领到。好在后来又通过广州私人的货运公司,另外包寄1000本到印尼,才算交差。   漫漫清关路  走出一个李满意 就在我为1000本书被卡在印尼海关一筹莫展那年,一个在深圳物流行业做了两年货运代理的客家小伙,悄悄来到印尼,一番考察过后,决定把印尼海关当作自己创业奋斗的主攻方向。 他选择了清关代理,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小公司。 十多年过去,这个名叫李满意,至今不会说印尼话的年轻老总,成为雅加达清关行当口碑良好的“满意哥”。 他的“客源鼎信”清关公司,以“专治别人清不了的疑难杂症,在全印尼大小海关畅行无阻”而声誉鹊起。 他本人作为一位“骨灰级”的足球粉丝,因为踢球,结识了一批印尼中资企业的同道,又凭借一股大家都很满意的服务热情和组织能力,在央企国企占绝对主流的印尼中国商会,踢开了一片绿地,并当上了中商会物流分会的副会长。 在印尼中国商会这个大企业云集的平台上,李满意以擅长筹划组织各种文体活动而崭露头角,他的客源鼎信公司,亦同时成为深受印尼中资企业信任的清关合作伙伴。 七十年代末出生的李满意,从小在梅县松口的侨乡长大,先后就读于梅州嘉应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2002毕业,去了深圳邮政局工作,干了不到一年,因为各种不顺心,扔下“铁饭碗”,跟随一个精明强悍的湖北佬,在深圳、东莞等地推销美国润滑油,生意很火,也算挖到第一桶金,“并且深刻熟悉了市场,经受了考验,最重要是锻炼了口才,从此学会和各色人等打交道”。 在东莞期间,因兴致所至,他又去学了两个月的“货代”,后来再去深圳从事该行当两年,对方兴未艾的物流行业有了全方位的了解。 我认识李满意,是在雅加达采访印尼中国商会举办的一场文体活动中。 李满意全程筹划主持了那场活动,并担任司仪和比赛裁判,比赛间隙,还穿插安排了歌颂祖国及思念故乡的歌舞节目。他和另一个外号叫大头的主持人,亲自朗诵了一首怀念周总理的诗《这盛世如你所愿》,表现出十分感性的一面。 在那场有中国大使馆商务公参出席的活动中,李满意以其认真负责、热心服务和轻松幽默的风格,令人印象深刻。 在此之前,我已听说过李满意的大名,出于当年领教过印尼海关灰色记忆,我对这个长相酷似年轻版前中国首富牟其中的“满意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便根据他的口述,写出了下面的文章。   有缘于此 十年前,当我们准备决心踏足这一行时,印尼一位生肖属牛的老先生对我说:你要做这个吗?真的想好了吗?那么我送你四个字金百忍成金。 回首走过的路,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这四个字的分量。 2008年我还在国内工作做传统物流,之前没有想过来印尼,更没有想过介入到印尼清关。最早来印尼考察的是我夫人和她的表哥小温,小温也是我以前的同事。2008年他们飞到雅加达,经人引荐认识了做陶瓷生意的当地冯姓华人,随即跟随冯先生前往他的家乡勿里洞。此行让他们对印尼经济状况有所了解,遂有了在印尼发展的想法。 2005年与2006年,我有做印尼物流双清,只是委托印尼当地代理。2005年3月,第一单印尼双清金广告器材从天津港起运。2006年我们公司正式更名走向市场,印尼的双清业务也多起来。我们公司有海外市场部,以英文电子邮件方式,与印尼代理公司沟通业务。合作中经常会有状况出现,遇到有关部门的罚款和让我们不明白的收费。所以2008年才来认识一下印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雅加达寻找了几家清关代理,最后确定了一两家合作对象。对方答应好好配合,尽量减少麻烦,让我们安心在国内。合作之后,还是有不顺的地方,主要是动不动就有罚金,有时甚至要求我们在5分钟之内解决两三万元人民币的罚金,否则码头就要扣货。我们接到这样的电话,就要立即联系货物的客户,往往是需要我们自己先行垫付罚金。 本来负责国内业务的我,于是也到印尼走一趟。这一年是2008年,印尼清关业务已经全面开拓,必须要厘清印尼方面的关系。 结识贵人 对于印尼清关物流深入了解,我才知道里面的条条框框,尤其是对之前不明白的费用有所了解。 看来要做好印尼清关,必须在印尼设立办事处。之前我夫人虽然人在印尼,也只是为了在与清关公司合作时,保持更畅通的联络,实际上仍然状况不断。于是我与夫人对换了一下岗位,她回去负责国内业务。 我再次飞到印尼,去机场接机的是黄先生,他也就是2005年我们第一单印尼双清广告器材业务的客户。我和小温在雅加达最初的落脚点,条件十分艰苦。两个人睡在不到十平方的房子,一人睡沙发床,一人睡地板。自来水好像没有净化处理过,像海水一样咸。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住了大约半年时间。 经济拮据的我们,用1000元人民币换了200万印尼盾,从银行出来,都是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被人抢走。创业时期,我们能省就省,出门拜访客户或接洽业务,都是乘坐三轮摩托。有一次我坐三轮车上坡时,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好在我与车夫只是受点轻伤。 雅加达中餐厅“辣妹子”,是让我结识贵人的地方,听说这里一向都聚集着很多中国人。我慕名到此,结识了“辣妹子”老板也是老乡的能哥。经聊天才知道,原来能哥和我是同一个祖宗,我们都在梅县一个祠堂祭祖。 经能哥介绍,我们与印尼实力最强的一家清关公司老板见面。此后,在将近十年时间里,我们在都在合作。这位实力雄厚的属牛的老先生,帮助我们正式注册了公司,我们遇到问题也一直是他帮我们料理,他并不占我们公司的股份。 从那时以来,我们在为客户服务方面,没有再出现任何一次大的失误。有人再给我们介绍别的关系,我们都没有接触,因为他就是最合适的人。   个中辛苦 我们与这位老先生认识不久,他就来到我们在蛇口的公司考察。当时我们还年轻,雄心勃勃。他很欣赏我们,喜欢年轻人的这种冲劲,也看到我们是干事的,本分的,对我夫人的经营思路也非常赞同。他对我们有信心,要全力配合我们,支持我们。 在蛇口达成合作意向后,我们就回到印尼成立了办事处,时间是 2010 年 1月,我的生日就在1月。从那个生日开始,我一直都是在印尼过生日。(丁剑 撰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