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21
Tags #limanyi

Tag: #limanyi

印尼通关为何不易? 再难的路也有人走出坦途(上)

笔者在印尼,说起中国的年关,不禁想到了印尼的海关,相比之下,更难应付。这两者看似不搭界,其实在时间上是有关联的。 通常情况下,每年12月到来年3月,都会遇到印度尼西亚进口货物的“红灯期”,海关加倍严查,手续繁杂,外贸商家烦恼不已;费用飙升,通关日期拖延不定,货主企业叫苦不迭。 何为清关? 清关即结关,习惯上又称通关,是指进口货物、出口货物和转运货物,进入一国海关或国境必须向海关申报,办理海关规定的各项手续,履行各项法规规定的义务,然后把货提出来交给客户。 假如把海关比做一把锁或一只鸟,那么清关公司,正是专门开锁的钥匙和打鸟的弹子。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十多年前,自己曾经被印尼海关搞到狼狈不堪的一段经历。 那是2006年,我为雅加达某位华商老板写好一本传记,即在深圳一家印务公司印了3000本。当时深圳的印刷市场蓬勃兴旺,图书印刷又快又好,同样一本书,在深圳印好再运到印尼,仍然比在印尼本地便宜三分之一。 书做好之后,我不知深浅,把其中1000本传记交给国内公家的海运公司寄来印尼,运费很便宜。 不料,等我直接拿着提货单到雅加达港口提货时,才发现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海关说,图书乃文化产品,你老兄需要先去印尼文化部办一张进口批文再来理论。 可怜我那时人地两生,语言不通,哪有本事弄那批文! 我租住的小区有一热心大哥,经介绍认识了附近一华人小伙,中文娴熟,人很机灵。小伙说他在海关有朋友,可以想办法帮忙领货。我也是病急乱投医,马上拿出两千块钱叫他前往海关打点,可是十多天过去,也无进展。 小伙告诉我,海关要补税罚款,全部加起来得三千五百万印尼盾(按当时汇率相当于三万五人民币),我一听头就大了,在深圳印3000本书总共才四万不到,寄了1000本过来,单单提货就三万五,这书还怎么领呢! 没奈何,只能自认倒霉,被迫放弃,这一千本传记到现在也没领到。好在后来又通过广州私人的货运公司,另外包寄1000本到印尼,才算交差。   漫漫清关路  走出一个李满意 就在我为1000本书被卡在印尼海关一筹莫展那年,一个在深圳物流行业做了两年货运代理的客家小伙,悄悄来到印尼,一番考察过后,决定把印尼海关当作自己创业奋斗的主攻方向。 他选择了清关代理,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小公司。 十多年过去,这个名叫李满意,至今不会说印尼话的年轻老总,成为雅加达清关行当口碑良好的“满意哥”。 他的“客源鼎信”清关公司,以“专治别人清不了的疑难杂症,在全印尼大小海关畅行无阻”而声誉鹊起。 他本人作为一位“骨灰级”的足球粉丝,因为踢球,结识了一批印尼中资企业的同道,又凭借一股大家都很满意的服务热情和组织能力,在央企国企占绝对主流的印尼中国商会,踢开了一片绿地,并当上了中商会物流分会的副会长。 在印尼中国商会这个大企业云集的平台上,李满意以擅长筹划组织各种文体活动而崭露头角,他的客源鼎信公司,亦同时成为深受印尼中资企业信任的清关合作伙伴。 七十年代末出生的李满意,从小在梅县松口的侨乡长大,先后就读于梅州嘉应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2002毕业,去了深圳邮政局工作,干了不到一年,因为各种不顺心,扔下“铁饭碗”,跟随一个精明强悍的湖北佬,在深圳、东莞等地推销美国润滑油,生意很火,也算挖到第一桶金,“并且深刻熟悉了市场,经受了考验,最重要是锻炼了口才,从此学会和各色人等打交道”。 在东莞期间,因兴致所至,他又去学了两个月的“货代”,后来再去深圳从事该行当两年,对方兴未艾的物流行业有了全方位的了解。 我认识李满意,是在雅加达采访印尼中国商会举办的一场文体活动中。 李满意全程筹划主持了那场活动,并担任司仪和比赛裁判,比赛间隙,还穿插安排了歌颂祖国及思念故乡的歌舞节目。他和另一个外号叫大头的主持人,亲自朗诵了一首怀念周总理的诗《这盛世如你所愿》,表现出十分感性的一面。 在那场有中国大使馆商务公参出席的活动中,李满意以其认真负责、热心服务和轻松幽默的风格,令人印象深刻。 在此之前,我已听说过李满意的大名,出于当年领教过印尼海关灰色记忆,我对这个长相酷似年轻版前中国首富牟其中的“满意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便根据他的口述,写出了下面的文章。   有缘于此 十年前,当我们准备决心踏足这一行时,印尼一位生肖属牛的老先生对我说:你要做这个吗?真的想好了吗?那么我送你四个字金百忍成金。 回首走过的路,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这四个字的分量。 2008年我还在国内工作做传统物流,之前没有想过来印尼,更没有想过介入到印尼清关。最早来印尼考察的是我夫人和她的表哥小温,小温也是我以前的同事。2008年他们飞到雅加达,经人引荐认识了做陶瓷生意的当地冯姓华人,随即跟随冯先生前往他的家乡勿里洞。此行让他们对印尼经济状况有所了解,遂有了在印尼发展的想法。 2005年与2006年,我有做印尼物流双清,只是委托印尼当地代理。2005年3月,第一单印尼双清金广告器材从天津港起运。2006年我们公司正式更名走向市场,印尼的双清业务也多起来。我们公司有海外市场部,以英文电子邮件方式,与印尼代理公司沟通业务。合作中经常会有状况出现,遇到有关部门的罚款和让我们不明白的收费。所以2008年才来认识一下印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雅加达寻找了几家清关代理,最后确定了一两家合作对象。对方答应好好配合,尽量减少麻烦,让我们安心在国内。合作之后,还是有不顺的地方,主要是动不动就有罚金,有时甚至要求我们在5分钟之内解决两三万元人民币的罚金,否则码头就要扣货。我们接到这样的电话,就要立即联系货物的客户,往往是需要我们自己先行垫付罚金。 本来负责国内业务的我,于是也到印尼走一趟。这一年是2008年,印尼清关业务已经全面开拓,必须要厘清印尼方面的关系。 结识贵人 对于印尼清关物流深入了解,我才知道里面的条条框框,尤其是对之前不明白的费用有所了解。 看来要做好印尼清关,必须在印尼设立办事处。之前我夫人虽然人在印尼,也只是为了在与清关公司合作时,保持更畅通的联络,实际上仍然状况不断。于是我与夫人对换了一下岗位,她回去负责国内业务。 我再次飞到印尼,去机场接机的是黄先生,他也就是2005年我们第一单印尼双清广告器材业务的客户。我和小温在雅加达最初的落脚点,条件十分艰苦。两个人睡在不到十平方的房子,一人睡沙发床,一人睡地板。自来水好像没有净化处理过,像海水一样咸。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住了大约半年时间。 经济拮据的我们,用1000元人民币换了200万印尼盾,从银行出来,都是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被人抢走。创业时期,我们能省就省,出门拜访客户或接洽业务,都是乘坐三轮摩托。有一次我坐三轮车上坡时,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好在我与车夫只是受点轻伤。 雅加达中餐厅“辣妹子”,是让我结识贵人的地方,听说这里一向都聚集着很多中国人。我慕名到此,结识了“辣妹子”老板也是老乡的能哥。经聊天才知道,原来能哥和我是同一个祖宗,我们都在梅县一个祠堂祭祖。 经能哥介绍,我们与印尼实力最强的一家清关公司老板见面。此后,在将近十年时间里,我们在都在合作。这位实力雄厚的属牛的老先生,帮助我们正式注册了公司,我们遇到问题也一直是他帮我们料理,他并不占我们公司的股份。 从那时以来,我们在为客户服务方面,没有再出现任何一次大的失误。有人再给我们介绍别的关系,我们都没有接触,因为他就是最合适的人。   个中辛苦 我们与这位老先生认识不久,他就来到我们在蛇口的公司考察。当时我们还年轻,雄心勃勃。他很欣赏我们,喜欢年轻人的这种冲劲,也看到我们是干事的,本分的,对我夫人的经营思路也非常赞同。他对我们有信心,要全力配合我们,支持我们。 在蛇口达成合作意向后,我们就回到印尼成立了办事处,时间是 2010 年 1月,我的生日就在1月。从那个生日开始,我一直都是在印尼过生日。(丁剑 撰稿)

Most Read

Tabloid EL JOHN 006 Edisi 26.02.2021

Tabloid EL JOHN 006 edisi 26.02.2021Download

某投资家有意投资建设火箭发射平台

picture : Voffice 投资统筹机构主任巴赫利尔(Bahlil Lahadalia)2 月 24 日在雅加达举行记者会时表示,某投资家对印尼火箭发射平台的建造项目深感兴趣,上述项目的地点是在印尼东部地区。   然而巴赫利尔目前还不愿透露是哪一家企业对上述项目深感兴趣,其理由是投资统筹机构要等投资计划已成熟后才公诸于众。   关于就业综合法的2020年第11号国家法令和所有衍生条例实施之后,印尼未来的投资营业环境肯定会更加吸引人,并深信上述状况将会引进更多的投资家在印尼各地落户。

印尼政府优先爪哇巴厘岛接种疫苗

picture : finance.detik 卫生部预防及控制疫情事务暂摄总署长马西(Maxi Rondonuwu)于2月24日在雅加达表示,政府优先为爪哇及巴厘两大岛居民提供接种新冠疫苗服务,对这两大岛居民提供的服务,每天应能达到100万人的指标,致使直至6月就能完成对两大岛居民的注射疫苗服务。 现时每天接受注射疫苗的人数才达到70万人。优先为爪哇及巴厘两大岛居民提供接种疫苗服务的原因,因这两岛的新冠确诊病例居高不下,即占总病例的67%。   马西表示,现时接种疫苗服务的目标是老年人,人数共2100万人。政府也指定全部接种疫苗目标将在4月期间完成。   因此为提供接种疫苗的便利条件,卫生部与各方面携手合作接种活动,比如在其中一个购物中心提供注射疫苗活动。此举旨在促使民众可在附近地区接受接种疫苗。因此政府设法提供最靠近民众的地带。  

佐科维总统命令总警长严惩毁林者

picture : Inspira Lifes 佐科维总统于2月22日在雅加达国家宫与诸部长、机构主任及地方首长举行有关全国控制林火及烧芭的统筹会议上发出指示,应命令各个地区的警员向毁林或烧芭的违法者采取明确行动,绝对不能妥协,应依法给予严惩。严惩那些烧林及烧芭的违法者,实施行政,民事,乃至刑事制裁。   佐科维强调,对任何烧林及烧芭的违法者必须采取明确的法律制裁行动,不论是有关的林区属于合资企业、私人企业或社区民众所有。他希望上述严厉制裁行动获得惩前毖后的效益,促使烧林及烧芭者不再犯法。 根据调查,有99%的林火是因故意或疏忽的人为事件,经济效益总是成为主要的省钱目的,因有的人认为要通过烧林行动来促使土地干净是最廉宜的方式。因此佐科维总统认为,有必要寻找解决及防止烧林的途径。   除了实行严厉制裁之外,企业或民众方面也必须获得这方面的教育和开导,以期不敢一错再错。佐科维总统表示,这一切都必须重新整顿,找出解决的途径,并禁止以烧林方式开垦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