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总统呼吁任何人出门须戴口罩

佐科维总统提及有关印尼不列为全球10大新冠肺炎症严重疫区。总统从社区媒体透露,此事有必要向社会民众作出交代,以使大家了解新冠疫情已扩散至整个世界,并非仅在印尼出现这种新冠肺炎。 目前,世界上新冠肺炎病例高病例的是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中国,法国,伊朗,英国,土耳其及瑞士。 在其它国家出现的病例也需要向公众公布,让他们理解全球已有207个国家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佐科威呼吁,全体民众在出门时必须戴上口罩,这是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忠告,不论是健康的或生病的人士一概须戴上口罩。 总统希望有关分发口罩之事已准备就绪。因政府希望每个人出外时都戴上口罩。不但保护自己,同时也保护别人不受感染。当局将在公共运输工具上实行上述戴口罩的规定,如在专道巴士、地铁及轻轨列车等。 此外,雅加达专区省长阿尼斯(Anies Baswedan)已发布有关进入防疫紧急状态期间,大家在公交车都需戴上口罩的通告。雅加达陆路交通局长夏弗林(Syafrin Liputo)就此事于4月6日表示,从4月6日起直至4月11日实行宣传事项,该规定4月12日开始生效。

Read More
Chinese Society 

中国驻印尼使馆召开 部分中资企业应对疫情视频座谈会

据中国驻印尼大使馆消息,为进一步做好驻印尼中资企业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3月30日,驻印尼使馆召开部分中资企业应对疫情视频座谈会。 萧千大使、王立平公参、蔡志烽参赞兼总领事,印尼中国商会主席、中国银行雅加达分行行长张朝阳及中国中铁雅万项目经理部、太平保险、建设银行、中水电、中印尼经贸合作区、青山钢铁、宏发韦立等中资企业驻印尼负责人参加。 张朝阳行长代表印尼中国商会就印尼中资企业全力做好疫情防控、有序推进生产经营情况进行了全面汇报,其他与会代表分别作了发言。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企业高度重视,严格落实使馆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同时根据国内主管部门和总部有关精神和部署,在使馆和商会指导下制定了周密的疫情防控措施和应急预案,总体取得良好效果。 目前印尼数千名中资企业员工基本平安稳定。各企业在全力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积极克服困难,调整生产经营,全力保证中印尼重大合作项目和两国经贸交流稳步推进。大家都有决心进一步落实好国内有关指示精神,全面做好疫情防控和生产建设各项工作。 萧大使传达了国内有关指示精神,分析了当前国内外疫情发展特点,特别是印尼本地疫情形势和发展趋势,对以与会企业为代表的广大印尼中资企业一段时间来为应对疫情所做各方面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强调各企业要坚定不移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提高政治站位,立足底线思维。 重点工作,一是将疫情防控作为当前的头等大事。在思想上高度重视,在行动上有力有效,同时严格遵守印尼及企业所在地疫情防控有关规定,全力确保员工健康安全;二是在确保健康安全前提下,积极克服困难,想方设法开展工作,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对企业经营的影响; 三严格要求员工切实遵守和执行疫情防控有关措施,积极做好后勤保障,加强同员工沟通交流,提振信心,减少恐慌,及时细化完善预案,做好必要防疫、食品和药品物资储备;四是加强安全防护,避免发生意外,妥善处理好劳资关系,继续在当地开展企业爱心捐赠等活动;五是进一步发挥印尼中国商会作用,了解驻印尼中资企业需求,帮助其解决实际困难。 王立平公参、蔡志烽参赞分别围绕使馆指导企业做好防控工作、复工复产和提供领事保护等作了发言。会议还就疫情形势下中资企业遇到的具体问题和困难进行了交流。

Read More
Chinese Society 

楠榜慈济向省保健局与7间医院捐赠抗疫物品

印尼佛教慈济楠榜分会于30日及31日,一连两日捐献抗击疫情物资给省保健局及若干医院,包括820个快速检测器、5300个手术口罩及医疗护身用品。 3月30日,捐赠2300个医用口罩,应政府指定为收治新冠肺炎病毒的7间医院,分别为:RSUD Dr.H.Bob bazar,SKM, Kalianda,RSUD Jend.Ahmad Yani,Metro,RS. Bayangkara,Bandar Lampung,RS.Imanuel, Bandar Lampung,RS.Advent,Bandar Lampung,RS.Mardi Waluyo, Metro,RS. Lampung Eye Centre。 3月31日,印尼佛教慈济基金会楠榜分会副主席李文根、林士文、JonthanToyip等,再出发捐献3000个医用口罩给楠榜省保健局,分赴若干医院继续分发捐献。 林士文副主席表示,通过捐献一批医用口罩和快速检测器,相信将会对新冠肺炎病毒的医疗工作起到一定作用。 受惠医院对此做出正面反应,诸如WayHalim Imanuel医院经理 Daniel Novian Dharma Se-tiaBudi,及楠榜南区Natar Medika 医院其中医生 dr Yedid均表示他们深心感谢楠榜慈济的捐献,对所捐献的医疗护身用品,确实是我们当前所急需的。 此外,楠榜佛教慈济除了捐献医疗护身用品,也趁便前往楠榜市直落(Teluk Betung)的哥得顾汉(Keteguhan)遭受水灾村庄,递交捐赠物品,包括25盒适用衣物及10盒矿泉水。

Read More
Investment 

国企部大事整顿旗下业务

印尼国企部长埃里克(Erick Thohir)透露,国企部将持续整顿那些业绩很差的国企子公司及后来延续子公司的分行。国企部原先拥有27大类营业,他准备缩减成14大类,或者减少差不多半数的营业范围。 埃里克表明,现时的国企副部长每人负责监督约 7 大类至 8 大类国企。他说,这次要整顿的是印尼通信与资讯企业(PT Telekomunikasi Indonesia)、北塔米纳国油公司(PT Pertamina)及印尼鹰航公司(PT Garuda Indonesia)。 此外将有其它数家国企受到清理,包括印尼肥料公司(PT Pupuk Indonesia)。他表示,我们在近期内将举行有关肥料业务的会议。 有关国企子公司的分行交托各个国企处理其整顿事宜,国企经理部将与陪伴的顾问商讨此事。他认为,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际,各个国企持有的现金储量才是主 要关键。他表示目前还不能告知国企究竟有多少负债额及现金存量,此事必须与财长沟通。 他希望国企尤其是已上市的国企就须持有明确的业务方向及工作方针。因市场仍有竞争,往后将有更多具绩效的国企。

Read More
Investment 

今年电气化指标99.48%

佐科维总统在雅加达总统办事处通过视频召开的局部内阁会议上表示,印尼电气化建设虽然一直在发展,然而还有 433 个乡村至今尚无电力供应。 尚无电力供应的乡村其中如印尼东部地区的巴布亚和西巴布亚等地为最多,分别是巴布亚有325个乡村,西巴布亚有102个乡村,东努省有 5 个乡村和马鲁古有1个乡村。 佐科维强调,有关433 个乡村尚无电力供应一事,他要明确地知道,究竟哪一个乡村与已有电流的乡村靠近。 佐科维总统也敦促相关部门或机构,尽速统计哪一个尚无电力的乡村与已有电流乡村的距离,究竟比较远或者比较近,因为政府可通过上述数据作出决定,应对433个乡村提供电力服务一事采取何种步骤,比方说增加供电网、建造微型水力发电站或是电管分配站。 政府将为尚未获得电力供应的433个乡村提供适当的预算开支,好让这些乡村能及时得到电流服务,政府也希望这些乡村获得电流供应之后,当地的经济生产力能大幅提高并提供附加价值。 根据计划,印尼在2020年的电气化指标是达到99.48%,远比2014年仅达84%更高,上述电气化比率也超出 了2015 年–2019年国家中期建设规划应达96%的指标。

Read More
Chinese Society 

印尼通关为何不易? 再难的路也有人走出坦途(上)

笔者在印尼,说起中国的年关,不禁想到了印尼的海关,相比之下,更难应付。这两者看似不搭界,其实在时间上是有关联的。 通常情况下,每年12月到来年3月,都会遇到印度尼西亚进口货物的“红灯期”,海关加倍严查,手续繁杂,外贸商家烦恼不已;费用飙升,通关日期拖延不定,货主企业叫苦不迭。 何为清关? 清关即结关,习惯上又称通关,是指进口货物、出口货物和转运货物,进入一国海关或国境必须向海关申报,办理海关规定的各项手续,履行各项法规规定的义务,然后把货提出来交给客户。 假如把海关比做一把锁或一只鸟,那么清关公司,正是专门开锁的钥匙和打鸟的弹子。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十多年前,自己曾经被印尼海关搞到狼狈不堪的一段经历。 那是2006年,我为雅加达某位华商老板写好一本传记,即在深圳一家印务公司印了3000本。当时深圳的印刷市场蓬勃兴旺,图书印刷又快又好,同样一本书,在深圳印好再运到印尼,仍然比在印尼本地便宜三分之一。 书做好之后,我不知深浅,把其中1000本传记交给国内公家的海运公司寄来印尼,运费很便宜。 不料,等我直接拿着提货单到雅加达港口提货时,才发现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海关说,图书乃文化产品,你老兄需要先去印尼文化部办一张进口批文再来理论。 可怜我那时人地两生,语言不通,哪有本事弄那批文! 我租住的小区有一热心大哥,经介绍认识了附近一华人小伙,中文娴熟,人很机灵。小伙说他在海关有朋友,可以想办法帮忙领货。我也是病急乱投医,马上拿出两千块钱叫他前往海关打点,可是十多天过去,也无进展。 小伙告诉我,海关要补税罚款,全部加起来得三千五百万印尼盾(按当时汇率相当于三万五人民币),我一听头就大了,在深圳印3000本书总共才四万不到,寄了1000本过来,单单提货就三万五,这书还怎么领呢! 没奈何,只能自认倒霉,被迫放弃,这一千本传记到现在也没领到。好在后来又通过广州私人的货运公司,另外包寄1000本到印尼,才算交差。   漫漫清关路  走出一个李满意 就在我为1000本书被卡在印尼海关一筹莫展那年,一个在深圳物流行业做了两年货运代理的客家小伙,悄悄来到印尼,一番考察过后,决定把印尼海关当作自己创业奋斗的主攻方向。 他选择了清关代理,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小公司。 十多年过去,这个名叫李满意,至今不会说印尼话的年轻老总,成为雅加达清关行当口碑良好的“满意哥”。 他的“客源鼎信”清关公司,以“专治别人清不了的疑难杂症,在全印尼大小海关畅行无阻”而声誉鹊起。 他本人作为一位“骨灰级”的足球粉丝,因为踢球,结识了一批印尼中资企业的同道,又凭借一股大家都很满意的服务热情和组织能力,在央企国企占绝对主流的印尼中国商会,踢开了一片绿地,并当上了中商会物流分会的副会长。 在印尼中国商会这个大企业云集的平台上,李满意以擅长筹划组织各种文体活动而崭露头角,他的客源鼎信公司,亦同时成为深受印尼中资企业信任的清关合作伙伴。 七十年代末出生的李满意,从小在梅县松口的侨乡长大,先后就读于梅州嘉应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2002毕业,去了深圳邮政局工作,干了不到一年,因为各种不顺心,扔下“铁饭碗”,跟随一个精明强悍的湖北佬,在深圳、东莞等地推销美国润滑油,生意很火,也算挖到第一桶金,“并且深刻熟悉了市场,经受了考验,最重要是锻炼了口才,从此学会和各色人等打交道”。 在东莞期间,因兴致所至,他又去学了两个月的“货代”,后来再去深圳从事该行当两年,对方兴未艾的物流行业有了全方位的了解。 我认识李满意,是在雅加达采访印尼中国商会举办的一场文体活动中。 李满意全程筹划主持了那场活动,并担任司仪和比赛裁判,比赛间隙,还穿插安排了歌颂祖国及思念故乡的歌舞节目。他和另一个外号叫大头的主持人,亲自朗诵了一首怀念周总理的诗《这盛世如你所愿》,表现出十分感性的一面。 在那场有中国大使馆商务公参出席的活动中,李满意以其认真负责、热心服务和轻松幽默的风格,令人印象深刻。 在此之前,我已听说过李满意的大名,出于当年领教过印尼海关灰色记忆,我对这个长相酷似年轻版前中国首富牟其中的“满意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便根据他的口述,写出了下面的文章。   有缘于此 十年前,当我们准备决心踏足这一行时,印尼一位生肖属牛的老先生对我说:你要做这个吗?真的想好了吗?那么我送你四个字金百忍成金。 回首走过的路,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这四个字的分量。 2008年我还在国内工作做传统物流,之前没有想过来印尼,更没有想过介入到印尼清关。最早来印尼考察的是我夫人和她的表哥小温,小温也是我以前的同事。2008年他们飞到雅加达,经人引荐认识了做陶瓷生意的当地冯姓华人,随即跟随冯先生前往他的家乡勿里洞。此行让他们对印尼经济状况有所了解,遂有了在印尼发展的想法。 2005年与2006年,我有做印尼物流双清,只是委托印尼当地代理。2005年3月,第一单印尼双清金广告器材从天津港起运。2006年我们公司正式更名走向市场,印尼的双清业务也多起来。我们公司有海外市场部,以英文电子邮件方式,与印尼代理公司沟通业务。合作中经常会有状况出现,遇到有关部门的罚款和让我们不明白的收费。所以2008年才来认识一下印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雅加达寻找了几家清关代理,最后确定了一两家合作对象。对方答应好好配合,尽量减少麻烦,让我们安心在国内。合作之后,还是有不顺的地方,主要是动不动就有罚金,有时甚至要求我们在5分钟之内解决两三万元人民币的罚金,否则码头就要扣货。我们接到这样的电话,就要立即联系货物的客户,往往是需要我们自己先行垫付罚金。 本来负责国内业务的我,于是也到印尼走一趟。这一年是2008年,印尼清关业务已经全面开拓,必须要厘清印尼方面的关系。 结识贵人 对于印尼清关物流深入了解,我才知道里面的条条框框,尤其是对之前不明白的费用有所了解。 看来要做好印尼清关,必须在印尼设立办事处。之前我夫人虽然人在印尼,也只是为了在与清关公司合作时,保持更畅通的联络,实际上仍然状况不断。于是我与夫人对换了一下岗位,她回去负责国内业务。 我再次飞到印尼,去机场接机的是黄先生,他也就是2005年我们第一单印尼双清广告器材业务的客户。我和小温在雅加达最初的落脚点,条件十分艰苦。两个人睡在不到十平方的房子,一人睡沙发床,一人睡地板。自来水好像没有净化处理过,像海水一样咸。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住了大约半年时间。 经济拮据的我们,用1000元人民币换了200万印尼盾,从银行出来,都是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被人抢走。创业时期,我们能省就省,出门拜访客户或接洽业务,都是乘坐三轮摩托。有一次我坐三轮车上坡时,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好在我与车夫只是受点轻伤。 雅加达中餐厅“辣妹子”,是让我结识贵人的地方,听说这里一向都聚集着很多中国人。我慕名到此,结识了“辣妹子”老板也是老乡的能哥。经聊天才知道,原来能哥和我是同一个祖宗,我们都在梅县一个祠堂祭祖。 经能哥介绍,我们与印尼实力最强的一家清关公司老板见面。此后,在将近十年时间里,我们在都在合作。这位实力雄厚的属牛的老先生,帮助我们正式注册了公司,我们遇到问题也一直是他帮我们料理,他并不占我们公司的股份。 从那时以来,我们在为客户服务方面,没有再出现任何一次大的失误。有人再给我们介绍别的关系,我们都没有接触,因为他就是最合适的人。   个中辛苦 我们与这位老先生认识不久,他就来到我们在蛇口的公司考察。当时我们还年轻,雄心勃勃。他很欣赏我们,喜欢年轻人的这种冲劲,也看到我们是干事的,本分的,对我夫人的经营思路也非常赞同。他对我们有信心,要全力配合我们,支持我们。 在蛇口达成合作意向后,我们就回到印尼成立了办事处,时间是 2010 年 1月,我的生日就在1月。从那个生日开始,我一直都是在印尼过生日。(丁剑 撰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