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stment 

政府注资国电5万亿盾供抗疫

佐科维总统发布2020年有关注资国电公司以增加国家持股权的第37号总统条例第2条第2款载明,国电公司从政府获得注资数额为5万亿盾。国家注资金源自2020年国家收支预算案。 总统条例是佐科维总统在2020年7月7日签署,并于7月8日宣布生效。政府不仅向国电公司注资,也向Hutama Karya公司注资3.5万亿盾。此是根据2020年有关注资Hu-tama Karya公司的第32号总统条例,注资金也是源自2020年国家收支预算案,总统于7月6日签署该决定书,并在当天宣布生效。 此外,政府也向Permodalan Nasional Madan(iPNM)公司注资,也将为国企部提供垫补金共19.65万亿盾,垫补金将拨给鹰航公司(Garuda)8.5万亿盾,印尼铁道公司(KAI)3.5万亿盾,民房公司6500亿盾,卡钢(Krakatau Steel)公司3万亿盾;以及努山达拉农园(PTPN)公司4万亿盾。

Read More
Chinese Society 

泗水华裔妇女联谊会向鲁北乡亲互助

基金会赠送 500 爱心包 泗水鲁北乡亲互助基金会有百年的历史,会员多数是社会的草根阶层,他们的先辈多数是操木工为生,一向以来理事们非常关心会员的福利,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向会员赠送米粮等日用必需品。如果生病住院,基金会会给予补贴,以减轻病人的负担,此种团结合作,同舟共济的精神深的社会的赞许。 近期冠状病毒肆虐,造成对人类的伤害,以及严重的经济影响,许多商店歇业,中下层人民生活艰难,叫苦连天。6月10日上午,泗水华裔妇女联谊会在主席郑欢娘带领下与郑菊花、魏瑞兰、李月容一起来到Sulung街的泗水鲁北乡亲互助基金会会所,受到主席容惠宁以及名誉主席邓世智及夫人的热情欢迎。 此次华裔妇女会向鲁北乡亲互助基金会赠送的物资有500份爱心包,每份爱心包包括大米5公斤和2公斤的白糖,另外两种口罩。希望这些物资能够减轻会员们的生活负担。 现场郑欢娘向容惠宁主席作象征性地移交仪式后,分发工作开始进行。为了切断疫情的感染链,鲁北理事安排分发工作是按照新常态规则进行,会员领取爱心包要经过一系列程序,先洗手进场,戴口罩,保持一定的距离排队,接着在按照会员证领取爱心包。分发爱心包工作为不使成群集聚,分批进行。 另外鲁北主席容惠宁再加两份礼物,就是一瓶白树油和口罩,这是疫情传播以来鲁北对会员第四次分发爱心包。希望疫情早日结束,社会回复现状,人民生活安定,大小平安。平原报道

Read More
Chinese Society 

印尼通关为何不易? 再难的路也有人走出坦途(下)

我和小温离开之前的住所,入住某处9号大院,在此住了两年时间。这是那一带最大的房子,包括我在内,四个同事在此办公。2007年到2012年之间,我们经营的清关货物是矿山设备、水电工程设备、玻璃制品等,得到了合作企业的大力支持。 开始时我们没有请翻译,用英语或客家话与人沟通,不免在生活中闹出一些笑话。在半年多时间里,我们把洁厕灵当成厨房洗洁液使用。请了翻译之后,翻译对我们说:“你们怎么用这个洗碗?这是洗厕所的。”我们买的猪肉多有异味,职员小韩做饭时,都要放很多姜葱蒜。虽然如此,我们冲劲不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是一门心思地沿着在“辣妹子”结下的缘分向前冲。 随着业务的扩大,我们需要租仓库,老先生就把他的房产借我们使用。开始不收租金,直到2012年,我们的业务有起色时,他才开始收少量租金。 在创业路上,我们不能忘记一个叫阿翁的印尼人。他在仓库做管理,替我们管理六十多个雇员,包括搬运工、调度、司机等。我们从来不用过问仓库的事。货物来到雅加达,派送爪哇岛以及外岛的事,都由他料理,包括到巴厘岛、巴布亚、坤甸等地。送货也绝非易事,最初我亲自送货,备尝个中辛苦。 第一次派送货物到外地,货物是耐火砖设备,设备长度达36米,有五六台。走大路没有问题,但只要有拐弯或山路,就很难通行。路上,我们把房子拆了两间,树砍了几棵,这都要与人协商,赔钱给人家。 还有一次,我与阿翁、小韩运送矿山设备到苏甲巫眉一家金矿。半夜抵达金矿,在雨水的泥泞中,沿着弯道把设备送到矿区。卸货后,小货车因打滑开不上来,只好用我们押送人员所坐的四驱车牵引,一度出现四驱车前轮悬空的危险状况。送货回来,公司新买的四驱车就送去大修了。 挑战不断 在创业初期,可以说,我们除了人,什么都没有,更没有资金。投资的钱不过是区区20万元人民币。这期间,我们靠着老先生的帮助,以中国公司驻印尼办事处的名义做清关。之后,我们才委托他在当地正式注册了进出品公司。 当时我们注册的是一个做矿山设备的进出口公司,我学会的第一个英文单词是“machine”(机器)。之所以会从矿山设备开始做起,是因为矿山老板的需要。开采金矿的左老板在清关上遇到很多麻烦,他希望我们到印尼了解一下清关的真实情况。 在两三年间,很多中国矿老板到印尼做矿,当然他们后来大多都不愉快地回去了。那时,各种矿山设备源源不断地运抵印尼,我们的业务也比较繁忙。我们把设备转运到巴布亚等一些矿区。经我们公司运的货,就可以堆起两座小山。后来印尼矿产出口受到限制,矿业开始走下陡路,这些设备大多被废弃。 矿业沉寂之后,水电又开始兴旺。我们单单做中电在苏门答腊拉哈项目的收尾工程,就做了两三年,直到现在还在做。中电是我们合作很稳定的一家公司。西北电力、东北电力,也都是我们的VIP客户。 在电力之后,国内企业又纷纷到印尼投资水泥厂。不久,房地产又来了。房地产商运输的是角铁、门窗、LED灯和建筑材料。由于印尼政策的变化,矿业又有复苏的迹象,很多矿老板又来了。总的来说,不断有新业务、新挑战,我们一直停歇不下来。中国企业到印尼投资,都离不开设备运输,离不开清关。 业务不断扩大,源于我们公司的信誉。一直以来,我们坚持做好自己的信誉,报价都是严格根据标准一口价。如果遇到我们失误的地方,就自己承担损失,不会转嫁给客户。有时也会为客户贴钱,一贴往往就是几万到十几万元人民币。有一次我们计算税金错误,为客户贴了18万元。 我们做机器与设备的清关,已经十分有经验,不管是新设备还是二手设备。2014年,我们成立了双清顾问团队,免费为中资企业提供咨询。 励志前行 说实话,我们原本没有想在印尼做这么长时间,做完矿山设备我就想回国了。结婚这么多年,时间都耗在这里,我希望可以过正常的家庭生活。如果不做印尼清关,就意味着要关闭公司,一直跟着我们的同事将面临换工作问题。真不忍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们在公司付出了很多。 清关业务的政策性很强,尤其是对一个经济正处在起步阶段的国家来说,不免会有各种状况出现。一些客户不理解,稍有状况出现,就可能指着我们的员工骂。有时因为一两个立方的货物未到,员工就会被客户堵住门。虽然受了这么多委屈,但大家不离不弃。公司在十年间只走了一个人,那就是小温。小温脱离尘世修行去了。公司女员工很多,她们把青春献给了清关,漂在南洋,谈婚论嫁也不现实。 有同事在医院住院,还坚持做清关业务。我们形成了这样一种工作方式——大家既是业务员,也是操作员,一个客户一条龙下去,不是拿到业务就交给操作员去做。对于这些尽职敬业的同事,我与夫人都放不下。 2016年9月,我们为雅万高铁第一批实验室设备清关提供操作服务。能为国人瞩目的雅万高铁效力,公司员工都有一份荣誉感。同年,我们加入了印尼中国商会总会。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为了不离不弃的同事,为了一直支持我们的客户,为了不辜负对我们期望很高的老先生,我们只能选择在印尼清关这条不归路上,继续做下去。 全面升级 2017年,印尼海关全面体制改变,这对我们没有负面影响。十年做下来,我们已经是一家成熟的公司,借此机会,我们对公司也实行规范管理,全面升级。未来的发展已经很明朗化,政府要规范,我们也要规范自己。 我们现在比较多地起用印尼人,由他们来做业务和开发市场。这是我们一个新的策略,有利于公司未来发展,毕竟印尼人有语言优势,信息更畅通,沟通更便捷。 从2017年9月份开始,我们又申请了两个新公司,以适应新的业务,在更高水准上料理清关业务。我们的业务已经遍及印尼各地,除了雅加达,还有泗水、三宝垄、坤甸、巴布亚,甚至巴厘岛。我们越做越完美,没有任何灰色和半走私嫌疑。 我们主要靠国内公司接单,2015年成立了汕头与东莞分公司,包括深圳的分公司,职员有五六十名。国内部分由我夫人负责,她是清关专家,公司的人谁也没有她那么专业。除了印尼,我们的清关业务也拓展到泰国和马亚西亚。 我们做清关是跟随着国企的步伐,国企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我们一直在与国企打交道。“一带一路”建设开始后,业务范围明显扩大,而这个时候,我们的口碑也如日中天,业务量翻了几番。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找我们合作的大企业越来越多,但我们一向是低调做事,靠信誉赢得客户。之前我们主要是做中国公司的业务,现在陆续有印尼当地企业的业务。这是因为印尼经过进出口大整合以后,剩下的清关公司不多了,以前的合作伙伴或退出或价格偏高,他们慕名而来,找到我们。 2017年3月红灯期间,我们公司暂时把重点放在了出口,从印尼发货到中国,主要是把印尼的农产品进口到中国,受到印尼当地政府的欢迎。为迎接将于今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召开,为建立线上线下的“一站式”交易平台,我们公司双清物流全面开放从印尼出口到中国的所有物质的门到门服务,运输、清关、保险等配套服务一体化。 2018年,双清这个名字的概念将得以外延,两条“清泉”汇聚一起(中国-印尼清关、印尼-中国清关),我们也将以符合“一带一路”的精神面貌,全力以赴地做好中印尼贸易物流服务。 回首十年走过的路,我们只有一份感恩的心。 感恩一直以来给予我们帮助的朋友! 感恩众多的中资企业这些年的全力支持! 感恩印尼中国商会总会给予我们的优越平台! 感恩生命中有你的陪伴! (丁剑 撰稿)

Read More
Business 

政府援助习经院顺利进入新常态生活

印尼人力资源发展与文化统筹部长穆哈吉尔·艾芬迪(Muhadjir Effendi)在雅加达表示,为支持抗疫情况下的新常态活动,政府通过财政部拨出 2.36 万亿盾预算开支,协助习经院进入新常态时代。 自印尼出现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之后,习经院也受到了严重负面影响,因此政府决定拨款2.36万亿盾,希望通过这笔援助金,可在习经院周围振兴医疗服务。 穆哈吉尔已要求宗教部及时对2.1万所习经院进行统计工作,然后筛选哪些习经院真的需要得到援助。此外,他也要求宗教部也对120万名习经院教师进行统计工作,一并记下其身份证号码和正式地址等。 他表示,希望宗教部能及时对2.1万所习经院进行统计工作,使公共工程与民居部能提供优先工作,比方说复建小净室、浴室和洗手房等。 他目前还不能详细说明财政部何时落实上述援助金,但他已要求分配预算时要真正考虑到每所习经院的比例,比方说有多少位习经生,有多少位教师、辅导师和其它等等,这是极为重要的事,因为这些数据可成为未来习经院的真实资料。

Read More
Investment 

绿色区域学校在新常态可复课

马鲁夫副总统通过视频主持印尼儿童保护委员会(KPAI)全国协调会议时表示,只有在绿色区域的学校才能像往常一样恢复面对面的教学活动,特别是非寄宿制的一般学校。 但是,马鲁夫说,政府部门已达成共识,处在黄色区域和绿色区域的寄宿学校(例如习经院),可以重新开展面对面的教学活动。 甚至如果获得加速处理新冠病毒工作组的推荐,处于红色和橙色区域的学校也可以恢复教学活动,所以有灵活性。 马鲁夫透露,KPAI建议,恢复面对面教学活动必须经过研究,并谨慎作出决定。该建议符合政府制定的关于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教育政策。 此外,大约有1851名印尼儿童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成为受害者。马鲁夫说,实施新常态生活和恢复教学活动,主要是基于对健康标准的考虑,而不是基于其他标准。

Read More